“吃不饱”“转不畅”的污水处理厂
时间:2018-08-24 16:06:36 来源: 点击:
   耗费巨资建设的污水处理厂,却因配套管网建设滞后、雨污分离不彻底等各种原因,收集率不高,进水量不足,水不够“污”,负荷率不够,不少长期无法正常运行,有的建成就开始“晒太阳”。如何更有效发挥污水处理厂生态减排效益,我们任重道远。
  无“污”可处理,“晒太阳”的乡镇污水处理厂亟待“唤醒”
  随着新型城镇化建设步伐加快,农村生产生活污水排放量不断增加,污水乱排乱倒成为影响美丽乡村建设的一大痛点。“污水靠蒸发,垃圾靠风刮,室内现代化,室外脏乱差”,成为过去一些乡村的真实写照。而大量生活污水直排入河入库,无疑又给水资源造成巨大的污染。
  为改善生态环境,从根本上解决水污染问题,2016年,市委、市政府作出“生态立市”决定,在全省率先启动实施乡镇污水治理全覆盖工程,全市打响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攻坚战”。截至今年7月底,全市已建成52个乡镇污水处理厂,并投入运行,完成投资12.58亿元,年处理能力达到2887万吨。
  乡镇污水处理厂运行现状如何?能否有效发挥绿色生态效益呢?
  8月8日至10日,记者随环保世纪行采访团深入全市各地污水处理厂探访发现:因配套管网建设滞后等原因,不少污水处理厂无法正常运行,“吃不饱”“转不畅”几成常态。这意味着有相当一批污水处理厂,建成后就沦为了“晒太阳”工程。
  8日上午,采访团随机抽查了沙洋县高阳镇污水处理厂。该厂尚未建设在线监测系统,由工作人员手动进行检测。翻查最近的化验指标:COD进水浓度56毫克/升,出水浓度34毫克/升;而污水处理COD浓度纳管标准为150—500毫克/升,出水浓度不高于50毫克/升。
  “进水浓度为何这么低?这么‘干净’的水还有处理的意义吗?”
  “我们对集镇居民按户造册,生活污水收集率达到90%,医院、学校等场所收纳实现了全覆盖,在管网配套方面肯定是没问题的,”该厂负责人表示。但他也承认运行“存在一些问题”:“部分管网未完全实现雨污分流,可能是别的水进了管网。”
  随机抽查的京山市孙桥镇生活污水处理厂进水更“干净”。当天监测记录显示:进水COD浓度刚过20毫克/升,出水浓度18.6毫克/升。
  “以前进水COD浓度在60毫克/升到80毫克/升范围内。近期指标偏低主要是夏天污水排放以洗澡水为主,比较‘干净’。但受洗发水沐浴露影响,进水总磷偏高,还是需要进行降磷处理的。”该厂负责人介绍。
  在钟祥市柴湖镇集镇卫生院附近,路边的一条排水渠盛满了暗黑色水体,水里混杂着垃圾,水面上蚊蝇飞舞,臭气熏人……据环保部门相关人员介绍,这主要是附近住户排放的生活污水,大量的污水未收集处理,直排入东、西干渠进入汉江。而在不远处,柴湖镇污水处理厂已于2017年建成:规划用地54亩,涉及远期总处理规模日处理2万吨,一期日处理5000吨,出水水质达到一级A标准。
  记者在污水处理厂看到,宣称“正常运行”的污水处理厂看不到产生的污泥,没有进水水量、水质等监测运行记录,沉淀池里甚至有几条小鱼在游动。
  “为何不规范记录?”
  “直接肉眼观察就可以了。”面对提问,相关人员这样回答。
  “污水处理厂基本未运行。”随行的环保专家得出结论。
  对此,柴湖镇党委副书记沈明解释:“主要是进水不够。我们正在积极解决,目前新镇区已铺设9公里管网,老城区管网工程已于6月份开建。”
  随后再进入随机抽查的文集镇乡镇污水处理厂,也存在类似的管理不规范、污水收集不全等问题。厂区工作人员表示:“4月份已开始运行,基本正常。”随行的环保专家则判断:通过查看记录和现场,应该是间歇性运行,而且中间隔了不短时间。
  作为竹皮河流域综合整治PPP项目,东宝区牌楼镇污水处理厂应该算是抽查中运行情况比较正常的,但目前厂区负荷率为60%,离规定的75%—80%的负荷率要求也还有一定距离。
  “目前,集镇700户居民、17家企事业单位的生活污水全部纳入污水处理厂处理,受建设条件限制,少部分还未纳入,但也通过“厕所革命”进行了分散处理。”牌楼镇党委委员、副镇长陶涛介绍。
  尽管乡镇生活污水以氮、磷等元素为主,污染程度低于工业污水,但我市作为水资源大市、农业大市,乡镇面源污染着实不容小觑。
  纳“污”不彻底,“吃不饱”的工业污水处理厂一直“喊饿”
  拥有日处理能力2500吨的钟祥胡集工业污水处理厂运行3个月了,每天实际处理的污水仅为200吨—300吨,一直处于“极度饥饿”状态。同时让人感到惊讶的是,进厂的污水COD浓度不到50毫克/升,而一般正常污水COD值是200-300毫克/升。
  “因为企业排放前按规定进行了预处理,所以浓度较低。长期处理这些COD浓度低且量少的水,会‘饿死’我们培育的各种生物菌种。”污水处理厂项目经理沈雷有些无奈。
  据了解,目前这家污水处理厂只有荆门市祥福科技化工有限公司一家的生产废水进入,因为“胡双磷地区磷化工企业均要求对生产用水进行循环利用,实行了‘零’排放。”
  如果企业工业污水全部“零排放”,那耗资几千万元建起的污水处理厂有何存在价值?
  “目前,正在紧张进行管道施工,计划在9月份将另外一家公司日产约2000吨的污水纳入处理范围,即可达到设计处理标准。同时,‘零排放’的企业生活污水是可以收集处理的,”胡集镇镇长王显清解释:“每个化工园区必须建工业污水处理厂,不建不行,这是硬指标。”
  沙洋县城市工业污水处理厂则是另一种景象:因进水COD浓度偏高,建成后长期运行不正常。据该厂负责人介绍,目前日均进水量约500吨—600吨,经自行监测,进水COD浓度达到1500毫克/升;氨氮浓度达到500毫克/升,且进水偏酸性,曾测得进水pH值为2-3,均远超纳管协议标准。
  “经过排查,发现有个别企业排放超标,已整改到位。至于目前进水浓度仍然偏高的问题,据综合分析,由于水量不足污水处理厂采取间歇性进水的办法,生产污水在管网里面滞留几天,夏季容易出现俗称的‘闷爆’现象,产生厌氧酸化,从而导致进水COD浓度、氨氮指标偏高。”沙洋县环保局副局长韩爱民介绍。
  京山市城东污水处理厂同样存在进水COD浓度偏低的问题,当天监测的进水COD浓度仅为28毫克/升,出水浓度14毫克/升。
  “正在进行排查整改。”该厂负责人卓志国表示。
  “吃不饱”“水不够‘污’”的现象在东宝区工业园南片区污水处理厂同样存在。
  “设计日处理量为2500吨,目前进入水量1200吨左右,达不到50%,所以只能半幅运行。进水COD浓度70—80毫克/升,为了保证生物菌种存活,要不时投入碳源。”负责运营的葛洲坝水务荆门项目负责人李清泉告诉记者。
  “该厂今年5月份投入试运行,正逐步走上正轨。”东宝区副区长宋兴宇介绍,主管线19.11公里全线接通后,将有50多家企业污水纳入处理范围,同时还有一部分支管线正在建设,包括一些旧网线加固改造,预计到月底全线完成,届时污水处理负荷率将会显著提升,达到设计标准。
  “污水处理厂建设,决不能只注重‘面子’(地面上的厂区建设)而忽视‘里子’(埋在地底下的管网建设)。必须加快配套污水管网建设,做到‘应收尽收’,同时加强监督管理,建立统一的规划、建设、监管机制,切实发挥污水处理厂生态减排效益。”“环保世纪行”采访团团长、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剑掷地有声。(章辉  王燕  毛凯)